茫茫人生,好像荒野

【双花】妖怪不准修炼成精

*乐哥,再爱十年也不会腻。




张佳乐可能是这个世界上,最倒霉的妖精了。


这话说的不太对,他还算不上妖精。


说起来,妖精修炼的这规矩不知道是谁定的,修炼到了两百年就可以成精,但是也可以再多攒点儿年数。毕竟成精之后再修炼,修为涨的就没之前快了。


张佳乐修炼了四百九十九年了,想凑个整,等到五百年就成精,为此他得忍住各种诱惑。


在后辈黄少天修炼三百年成精的时候,他忍住了。


在黄少天的小徒弟卢瀚文两百年成精的时候,他也忍住了。


只等着新年的钟声一响起,在众人艳羡的目光中——啊,飞升成精,成为这一帮小妖精里,资历最老,修为最高的前辈。


可谁知道碰上这事儿呢?


上头突然下了通知,说是和人类的某个神秘的组织达成了协议, 建国后动物不许修炼成精。不过对方也退了一步,建国后已经成了精的,只要不犯事,就维持原状。所以,事实上,这条命令,其实才刚开始执行。


和张佳乐一样倒霉的小妖们不服,聚在妖怪联盟总部的大门口,举牌子抗议,被联盟主席冯宪君感人至深、催人泪下的一通演讲,说的眼泪汪汪,乖乖回了家。


张佳乐可不是那么容易说动的,只差几个月就能成精,怎么甘心被打发回家,得自寻出路。




于是张佳乐用一大把松子,贿赂了虚空山上的松鼠迅哥儿,从他那里得到了一个重要消息——兴欣山上的道观里,有个姓叶的道长,据说神通广大,兴许能帮上他。


得了这个消息,张佳乐忙不迭收拾好包裹,临行前想起来,要不要给叶道长送点什么礼呢?翻箱倒柜扒了半天,也没扒出些什么看的过去的。最后在良久的思想斗争之后,一狠心,拔下了自己尾巴上一根毛。


张佳乐可宝贝自己尾巴上的毛了,平日里小心翼翼地护着,谁敢碰跟谁急。为了求叶道长帮忙,拔了一根,心疼的不要不要的。




就这样,张佳乐背着包裹,跋山涉水,千里迢迢,来到了兴欣山上的兴欣观。


叶道长果然不同寻常,道袍松垮垮挂在身上,偎在躺椅上两腿一晃一晃。嘴里叼的那是什么?还冒着烟的。


嚯,道长果然与众不同,张佳乐心想,好厉害的样子,他嘴里的是法器吗?


张佳乐小步挪到跟前,鞠了个躬,双手奉上礼物:“道长笑纳。”


叶道长眼皮一抬,“客气客气,送什么礼嘛,”顺势把递上来的礼物揣进宽袖子里,“找我什么事啊,小麻雀儿。”


张佳乐说:“是孔雀,孔雀。”


叶道长说:“一样,反正就是雀嘛。”


张佳乐很郁闷,放在平时他一定要争到对方认错才行,但有求于人,不得不先咽下这口气。于是他絮絮把这事儿从头到尾说了遍,说到最后气的不行:“道长,你说这事,还有没有道理了!”


叶修从躺椅上坐起来,把搭在扶手上脏兮兮的拂尘一甩,啧了一声,“这事儿啊,还真不好办。”


张佳乐眼睛就红了,嘴一张差点就要说“你都收了我的礼了,怎么不帮我办事”,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,眼睛亮闪闪:“不好办,但是能办咯?”


叶道长慢悠悠从角落里拖出一个灰蒙蒙的箱子,打开来一件件往外扔东西,扔了有大半箱,翻出来本皱巴巴的小簿子,朝张佳乐晃晃:“收了礼物,也不好不帮你办事的。瞧瞧,我可是把多年来积攒的人脉拿来帮你了。”


鬼才信嘞,你那本子箱子里放了不少年了吧,张佳乐白眼一翻,没敢说出来。


叶道长往手指上沾了点口水去翻小簿子,翻了半天,招呼张佳乐过来,指着上面一行字。


再睡一夏专业风水    孙大师   

联系电话:185-XXXX-XXXX   

地址:B市XXXXXXX


“就它了,”叶道长说,“喏,你去找他。”




张佳乐拿着叶道长给的地址,背着包袱,抬头核对地址。


就是这儿了,张佳乐有点紧张,手心冒汗,按下了门铃。


没多会儿门开了,这人穿着件白背心。他就是孙大师?不像啊。


白背心开口了:“看风水?”


看来没错,张佳乐抬头仰视他,“哦……那个,我是,叶道长介绍来的。”


白背心有点奇怪地打量了他一番,招手让人进来。


孙大师倒水去了,张佳乐乖乖坐在沙发上,跟前的茶几上摆了个小罗盘,周圈雕着花纹绘着彩,看样子还挺精致。


张佳乐特喜欢这些花里胡哨的小玩意儿,伸手想去拿来看看,被孙大师一声“别碰”吓的缩回去了。


张佳乐委屈地想,完了,这下大师肯定不想帮我了。


结果孙大师把玻璃杯撂下了,不紧不慢来了句:“那上面有符咒,你碰不了的。”


……


你怎么知道我是妖精的啊?!张佳乐一口水呛的半天缓不过来,一抹眼睛望着孙大师,心想,大师就是大师,靠谱。


孙大师也坐下来了,说:“屋子里好多东西都有符咒,你小心点,别碰到了,”接着说,“来找我干什么?”


张佳乐磨磨唧唧说明了来意:“大师你认识XX总局的人?”叶道长是这么告诉他的,“能改了那个该死的规定吗?我都修炼四百九十九年了!”张佳乐越说越气愤,恨不得把下来的通知撕碎了嚼着吃。


不料孙大师放下眼皮也不抬:“我为什么要帮你?”


张佳乐语塞,呆愣了半天,颤巍巍把手往屁股那儿伸去。


孙大师说:“别,今年过节不收礼。”




孙大师带张佳乐上街逛了一圈。原因是张佳乐的肚子响个不停,而孙大师家里什么食物都没有。


“大师你怎么不吃!这个好吃!”张佳乐把糖葫芦外面的一层糖啃干净了,把剩下来的的山楂串伸到孙哲平面前,眼睛亮闪闪,等着他吃。


孙哲平瞥了眼光秃秃的山楂串,“酸。”


张佳乐摇头:“很甜的啊——”


废话。




孙哲平也想不通,自己一个风水师,怎么会带了个小妖精出门晃悠。


大概是因为他是老叶介绍来的,总不该是什么坏家伙。


可这家伙,不带钱包,还这么能吃。


不过这个小麻雀精还挺乖的,孙大师想,除了有点吵,其他还都挺好。


孙哲平带着张佳乐沿着这条街,一路吃遍,总算填满了这家伙海量的肚子。张佳乐心满意足,低着头边走边踢石子儿,孙大师在后面跟着,也不知道谁是跟班儿了。


“小心——”脚手架上的工人惊声叫喊,路边施工的一块广告牌直直坠落,张佳乐根本没反应过来。


完啦,亏我修炼了快五百年,没想到会是这个死法。


如果妖精也有来世,我一定,要当上XX总局局长。


张佳乐闭上了眼睛。


“哎疼——”倒在地上擦到砖块的疼,但是没死?


张佳乐一睁眼,看见孙大师被他压住了左臂,脸色极度难看,额头上激出一层细汗。




张佳乐这才知道,孙大师的左手受过伤。


“疼吗?”张佳乐小心翼翼地给孙大师换绷带,孙哲平抿着嘴唇不说话。


张佳乐很难过,他之前没有过这种感受。活在山林里,和他的名字一样,整天乐乐呵呵,碰上最烦心的事,恐怕就是这次下的通知了。


但和得到通知后的气愤不同,总之不希望看到孙大师皱着眉头的样子。




张佳乐把手里的小瓶子递给孙哲平,“王大眼的药,他说能治你的手伤,要是不行,我找他去。”


孙哲平不知道王大眼是谁,总之接过了瓶子,“谢谢。”


他假装没有看到张佳乐悄悄护住尾巴……屁股的小动作,这家伙真笨,总是不记得自己化了人形。


这家伙真笨,用自己的羽毛去换了药吗?




孙大师跟张佳乐说:“你的事我办好了,你可以等着成精了。”


他给XX总局的高层楼冠宁看过风水,还间接救过人一次,这么多次人想报答他他都没给机会,救人又不是为了回报。这回一通电话,托人帮个忙,楼先生很爽快的就答应了,没过几天就打电话来,事儿成了。


孙哲平得信后就告诉张佳乐了,这家伙在他家粘了小半个月,要回去了。


要回去了啊。


张佳乐没有他预计中的激动,他慢吞吞抬起了头,眨了眨亮闪闪的眼睛。




他说,我赖在这儿不走啦,你肯收留我吗?





fin.


评论(10)
热度(143)
  1. 改个id重新做人红丝绒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红丝绒 | Powered by LOFTER